第44章 情人
《于他吻中失守》
关灯
护眼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正在阅读:第44章 情人_第1/4页

    林夭没回杨塑家。

    她被江嘉屹勾走了。

    江嘉屹的别墅位于海市黄金地段, 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他家布置性冷淡风,或精致或简洁,整体看上去大气开阔, 陈设恰到好处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很高级的品味。

    只打开了最小范围的暖灯,其余埋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这是林夭第一次来, 陌生望了一圈,回头是一边走进来,一边带上门的江嘉屹。

    他一抬头。

    林夭对上他投来的视线,没由来的风吹开了燥闷。

    她懒懒倚着墙, 歪斜了身子,没骨头似的。

    他动了动,忽而靠近揽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似有若无的清茶香扑了满身, 围拢了他。

    稀里糊涂又吻上了, 吻着吻着,身上的布料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暗火霎时滚了一室。

    江嘉屹哑声喊她:“林夭。”

    一边喊,一边把她外套剥掉,露出圆润骨感的肩膀,他指腹摩挲着, 入了迷。

    她趴在他肩膀处,闻言朦胧地抬了抬头。

    又没了声音, 吻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想到什么,林夭仰着脖子感受他星星点点的温热,忽然说了句:“我们像情人。”

    江嘉屹动作顿住。

    她只是随口一句,迷朦地撑开眼睛:“不继续?”

    他气息低了低:“为什么像情人?”

    “因为见面就上床。”

    她仰头对上他诡异的目光, 笑得不清不楚:“不像?”

    良久的沉默,有什么在摇摆着。

    他眉眼压了压,克制地吻了吻她嘴角, 松开她:“不上床,我让你来参观一下我家。”

    林夭挑了下眉。

    他把脱掉的外套挂在架子上,然后回头,郑重其事道:“还有睡觉。”

    林夭想明白他的心思,笑了:“我说像,没说你是。”

    他像没听见,兀自往前走。

    灯光半明,他也跟着一半冷寂,一半滚烫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会,觉得好笑,低笑了一声,才弯了脊背脱鞋子进去。

    “介意?”

    他摁了遥控,厚重的窗帘自动展开,闻言,他把玩了一下遥控器,垂眼道:“没。”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